0时20分“小皮皮”报到

昨日凌晨,臧女士的丈夫为缓解妻子的生产焦虑与其说笑。

昨日凌晨,臧女士的丈夫为其调整呼吸管位置。

1月1日凌晨,臧女士被送往分娩室。她有些发烧,孩子个头还偏大,不易生产。医生教她如何在宫缩时用力,催促道:“孩子给不了你太多机会了。”她急忙连声回应:“我努力。”3时许,“迟到”的女儿终于平安降生。

荀女士生产时,另一房间里的臧女士仍在待产,宫口开到八指的她已经有些疲惫。

“小皮皮”重达3.97千克,妈妈“很不容易”才生下来。已过不惑之年的于先生全程紧握妻子的手,他在“小皮皮”出生近1个小时后依然感到腿软。他说,这是他新年最好的礼物。

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陈婉婷

此外,王蒙还在第二次课间讨论中,回答了许多同学的问题:最喜欢的作家是哪位?平时最喜欢读哪一类的文学作品?在创作当中受谁的影响比较大?会读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吗?会怎么看和评价这些网络作品呢?“作家不是世界的审判官,应该是世界的情人”,这句话应该怎么理解?面对这些犀利又富有意思的问题,王蒙将如何解答?

其中,作为一名唱作人,白举纲在课前坦言:“在这些年的歌曲创作经历当中,我都深刻地体会到了文字创作对于音乐的重要性。文字对于音乐来说,就像一张名片,能够让我们更加直观和清楚地感受到它们所传达的意义。许多好的歌曲,能够引起听众的共鸣,往往就是它们直抵人心的歌词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论证“爱情之所以美好和文学的修辞有着密切的关系”时,王蒙表示,自己在看《阿Q正传》的时候最替阿Q叹息。因为一句直白的“吴妈,我和你困觉”,让他对吴妈的告白变成了“性骚扰”。他说,“没有文学,阿Q的举动涉嫌‘流氓’行为。如果有了文学,如果阿Q会背普希金或者徐志摩的诗,那这次求爱的性质会发生变化,阿Q的命运也将随之改变。”如此趣味横生的例子,不仅瞬间让课堂氛围变得轻松了起来,也让大家对王蒙的授课内容更加期待了。

昨日,凌晨1时11分,于先生独自坐在产房门口的凳子上给家人报喜,其间不时感慨“新手爸爸”多么紧张。此时,距离他的孩子“小皮皮”呱呱坠地,已经近1个小时。

王蒙透露,他的中篇小说《笑的风》即将于12月刊登在《人民文学》。这是他今年发表的第五部作品,且每一部作品的题材、写法都不尽相同。究竟是什么秘诀,让王蒙能够保持这种创作的青春?在他看来,文学对于人民的意义和价值又在哪里呢?

青春是什么?在康辉看来,青春可以是年华、是岁月,但也可以是心境,“因为有的人可能生下来就老了,但有的人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”本堂课的主讲人王蒙就是这样一个年过耄耋,依旧“青春不老”的创作者。据悉,王蒙从十九岁开始从事写作,曾任文化部部长,著有《青春万岁》、《活动变人形》等近百部小说。在至今六十六年的笔墨生涯中,他从未停止记录和探索的脚步,始终以旺盛的创作力和永远青春的笔触,描绘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和文化的繁荣兴盛,见证并推动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。

“感觉多了一份责任”

当然,本期依旧有三组“课代表”与现场同学和观众共同畅游学海。他们分别是将青春与梦想、生活与家人谱成音符、写成歌的音乐人白举纲;用镜头记录生活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愿意用微笑面对的演员费启鸣;以及好课课堂上首个以组合形式出现的“课代表”——“陈情少年”于斌、宋继扬、郑繁星、李泊文。

“陈情少年”组团担任“课代表”

王蒙用文学留住青春、修饰世界、涂染人生

正如白举纲所言,文字与音乐息息相关。也就像康辉所说:“青春值得我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和手段,去记录它、去表现它、去修辞它。可以是文字,也可以是画笔、刻刀,同样也可以是旋律。”本堂课的第一个“课间”,六位课代表将用音乐唱和青春,带来一场精彩的青春文学歌曲联唱,唤起大家对青春的记忆。

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:生化危机3:重制版专区

“媳妇儿你真棒!”守在一旁的温先生夸奖妻子。由于工作原因,温先生常住上海,臧女士则留在北京,一个月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相聚。她心疼年近60岁的婆婆,经常独自一人去做产检。

(MOD已知问题:过场动画中吉尔朝右看的时候眼珠会突出来)

“我到现在都还腿软。”

这个体重将近8斤的男婴是在北京妇产医院出生的首个“20后”宝宝,由于在妈妈肚子里比较调皮,夜里喜欢踹妈妈的肚子,父母给他取名“小皮皮”。

“很不容易生下来。”精神稍微恢复些的产妇荀女士额发依旧濡湿,说起孩子的体重,有些诧异。她和丈夫本来以为孩子也就6斤多,“妈妈没长肉,全长在孩子身上了。”于先生笑称。

“认识我吗?是爸爸,旁边是妈妈。”温先生试图让眯着眼睛的小女儿“叫爸爸”。原本这是最后一天产假,但他已经决定要请年假,把能用的假都用掉,多陪陪妻女,“感觉多了一份责任。”

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:支持键盘左右键“← →”翻页

白举纲、费启鸣领衔唱响青春之歌

按照预产期,臧女士的孩子应于2019年12月20日出生。但12月26日入院后,连续几天催产仍没动静。看到刚生完孩子的产妇回到病房,她感到很焦虑。

2020年1月1日0时20分,北京妇产医院首个“20后”宝宝诞生。由于在妈妈肚子里比较调皮,夜里喜欢踹妈妈肚子,宝宝得名“小皮皮”。

本期节目中,王蒙将回忆自己幼年时的文学启蒙,并通过解读国内外不同类型、不同风格的文学作品,讲述文学与青春、文学与现实生活、文学与革命、文学与生活水准等之间的联系。他认为,“文学是对青春的一种挽留”,“文学的世界给现实的世界进行命名与修辞、虚构与畅想、涂染与激活”。

于先生的紧张随着时间慢慢平复下来,目睹爱人独自承受的阵痛,他很心疼,全程紧握妻子的手,“感谢带给我最好的新年礼物”。

用康辉的话说,青春之于人生是无比珍贵的,那么文学之于人生又意味着什么呢?12月15日(周日)20:30,《一堂好课》“青春文学课”带你走进浩瀚的文学世界,感受青春不老、生命不老、文学不老。

2020年1月1日0时20分,“小皮皮”在北京妇产医院的分娩室里发出第一声啼哭。

“网上有个段子,20后看80后,就像80后看40后。”她开玩笑说,不希望孩子看自己像姥姥那辈一样。丈夫温先生却认为,作为“20后”也不错,“一说就像小了10岁一样。”